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银川旅游 > 银川旅游攻略 > 贺兰的安静晴朗

贺兰的安静晴朗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0-12-08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2192
这是我伴侣水壶的新作。在我们登贺兰山时,风闻徒步三峡的一个伴侣坠崖,情形不明。后来知道是水壶的伴侣农民,水壶有感而作。

贺兰无雨——祭农民

作者 水壶

时刻 2001/10/10 00:44

汽车在沙漠滩上的公路行驶着,远处已经逐步可以看到贺兰山的身影,那连缀的山势和无垠的沙漠浑然一体,足已将我的心里占满。贺兰离我越来越近了,我逐步看清了它的外表,乌突突的概况几乎无所装点,偶然见到的生物也显得毫无朝气,突兀的石头吐露出一种无奈,一种冷峭,一种哀凄。

汽车开到了贺兰口,我们收拾好行囊就上路了,经由一个酬报润色过的贺兰山岩画景区我们的行程算是真正起头了。

贺兰山的山谷里尽是巨细纷歧的石头,我想这里在万万年前也许是一条年夜河吧,而此刻只剩下一条小溪在那儿那里静静的流淌,讲述着贺兰的“逝去的存在和存在的逝去”。

山都是有灵性的,我想贺兰也不破例,当佳和在一个水滩边告诉我们这里经常有两条小青蛇在里玩耍的时辰,我甚至有些嫉妒他们这种世外桃源般的糊口呢。

贺兰的树虽然不多,但棵棵都及其的执拗,即即是已经逝去的也能感应感染到他曾经是何等的可望保留。一路上还能经常见到动物的骸骨,它们是那么的苍白无助,慢慢化作贺兰的土壤。但他们的魂灵都将与贺兰融化在一路,在山顶上远望,在山谷中浪荡,在山与山之间跳跃。

贺兰绝对是美的,就像一个西北的汉子,想把心窝里的掏出来说给你听,展给你看,而你也只有专心去听,专心去看才能感应感染他的真谛。走在贺兰的山谷中你的面前老是一片坦荡,远处的近处的感受都是那么清楚就像摆在你的面前,偶然转过一个山坳面前又是一片开畅,让你感应走近他是那么的简单,只要你是专心去走。贺兰的石头良多,很长一段时刻都是在石头上跳跃,放眼望去也是一堆一堆的石头,让你感应有些死板,但只要你肯站定脚步向四周远望,就会有一种出色让你打动,甚至这种出色就是你脚下的一颗石子。晚上,月亮从山的背后蹦了出来,银色的月光照在贺兰的身上,我和他围着篝火碰杯对饮,慢慢的我们都有些醉了......

早上,天刚亮我们就出发了。天色很好,不时有些鸟儿躲在树里措辞。树逐步的多了起来,年夜部门是一种杉树,他们都是笔直的向上长着,决不愿有一丝的弯曲。在他们的身影下,我老是感应某种的忸捏

走过最后一段树林中的小路,就只剩下一段最艰辛的旅程了,在一个接近45度的陡坡上布满了巨细纷歧的石头。贺兰似乎有意要 考验一下我们的抉择信念和毅力,老是把贺兰山阙放在可望而不成及的处所。我们慢慢的爬向贺兰山阙,也许是我们的诚心打动了贺兰,他终于把贺兰山阙放在了我们的脚下,站在贺兰山阙上,我再一次的感应了贺兰的美,此时的美是一种绚丽的美,那巍峨的山岳,那苍劲的山林,那星星点点的白雪,都让我不住的叹服,在他的面前我永远都是一个不知所措的孩子。从贺兰山阙到贺兰山山顶颠峰,我不竭的感谢感动贺兰让我离他这么近,以至于都能感应感染到他的呼吸,终于我拥抱了贺兰,他是那么的无私,那么的简单,用宽广的襟怀胸襟接纳了我这个蒙昧的孩子。

下山了,一团云雾逐步遮住了贺兰,风也年夜了,天也暗了。此时的贺兰仿佛在哀泣着,我也分明看到了在他眼里那明灭的泪,但着泪事实下场没有流下来,因为贺兰告诉过我,爱山的人无悔。

水壶

2001年10月10日

相关旅游攻略

猪猪永远在路上----08年的额济纳(三)

第三天:2008年9月27日  银川----内蒙阿拉善左旗(巴彦浩特)   520KM     路桥费59元         昨晚闹到三四点才睡,今早挣扎着起床,要把我的车送到修理厂去检查。因昨天电话与银川汽车服务站已联系,他们今早八点准时在酒店门口等我们。       银川澳斯汀汽修厂服务没得话说,可是工作节奏太慢,急得我从厂内厂外跑了无数趟,把经理喊了N次来催促维修人员,紧催慢赶终于在近12
      阅读全文»

活着为了什么。

英国某小镇。 有一个青年人,整日以沿街为小镇的人说唱为生;这儿,有一个华人妇女,远离家人,在这儿打工。他们总是在同一个小餐馆用餐,于是他们屡屡相遇。时间长了,彼此已十分的熟悉。 有一日,我们的女同胞,关切地对那个小伙子说:“不要沿街卖唱了,去做一个正当的职业吧。我介绍你到中国去教书,在那儿,你完全可以拿到比你现在高得多的薪水。” 小伙子听后,先是一愣,然后反问道:“难道我现在从事的不是正当的职业吗
      阅读全文»

西夏王陵:湮灭历史长河神秘王国的的明证

 我相信缘,于人于物皆然。国庆出行,能亲睹西夏王陵的风貌,是个意外的收获,也是缘使然。国庆长假,约上几个好友,参加了三门峡市户外运动协会组织的内蒙额济纳行,线路中,并没有安排西夏王陵,甚至银川市也没有计划要停。但阴差阳错,我们在王陵旁住了一晚,次日一早,我和龙、墨池有幸参拜了华夏史上最神秘的国度--西夏的王陵,同行的30人中,也只有我3人走到了李元昊的陵寝前。为我们3人庆幸,替同行者遗憾。我们一行
      阅读全文»